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晓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张晓舟

网易考拉推荐

答台湾<中新旺报>中国摇滚专题提问  

2009-10-24 01:32:16|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你觉得摇滚乐相对于其他的艺术文化,具有什么特别的力量?在中国,摇滚乐在当代文化领域的位置是什么样的,它目前是否还有值得期许的力量?
答:摇滚乐是时代精神的气象员,它更为本能、直接地体现自由精神,更具自我充权的能量,也更具大众影响力和社会覆盖面。不管是儒道释的中国正统文化,还是当今的极权和道德保守社会,摇滚乐在这种文化社会座标中都显得格格不入,这是它的困境,但也是突围的契机和意义所在。这个社会、这个文化越是不适合摇滚乐发展,摇滚乐在这个社会、这个文化中就越是越有意义。1980年代摇滚乐在中国大陆刚刚诞生的时候,美学学者高尔泰曾称崔健的歌就是最好的启蒙,高尔泰的代表作是《审美是自由的象征》,在今天看来,他的问题似乎不成问题,他的理论也构不上什么理论,但敢于大书“自由”二字,已经够得上被长期迫害的罪名。另一位学者周国平2006年在一次访谈中甚至认为崔健的《新长征路上的摇滚》是文革后整个启蒙时期最重要的文艺作品,他与崔健还合出过一本对谈《自由风格》(又是“自由”!)。时至今日,“普世价值”这一说法仍然遭到官方意识形态主管部门批判封杀,普世价值之启蒙仍远未完成,摇滚乐在中国当然仍有启蒙价值,当然仍有值得期许的力量,在极权和商业的夹缝中,它仍然可以充当亚文化流寇或游击队员。


2. 相对于八九十年代,大陆摇滚是否更和青年亚文化结合,但同时社会意识又比以前弱化了?
青年亚文化的壮大是商业发展、网络文化、全球化作用下的必然结果,它越来越多地影响并进入主流文化,但更多的是被收编、而不是对主流文化的抵抗,甚至在很多人脑子里本来就没有所谓收编与抵抗这种概念,他们只是哭着喊着要姥姥疼舅舅爱而已。今天摇滚乐跟创意市集的关系可能比跟社会的关系更密切,也就是说它更多地是在实现消费功能而不是社会功能—而即便是消费功能也还是很有限,摇滚乐消费所占的比例、摇滚乐的市场仍然很有限。
并不是八九十年代的摇滚乐就有多强的社会意识,早期中国摇滚乐石破天惊的社会轰动效应与当时的文化封闭道德压抑状态有关。现在玩摇滚的要比当年多一百倍,但这个圈里似乎从来都没多少人是有脑子的。不是说非要以“社会意识”作为衡量标准,但一个脑残的人做出了特别牛逼的摇滚乐,这听上去不太靠谱吧?中国摇滚乐的社会意识,近年似乎特别表现在极端、狭隘的国族主义上面,不过这是80后、90后世代比较普遍面临的问题,只不过摇滚圈乐手以及写手会以更夸张的方式表现,这只能证明极权社会对新一代的洗脑工程依旧有效。


3. 你觉得新一代中国摇滚乐是否开始出现一些具有国际水准的乐队?
最好先区分一下“国际化”和“国际水准”,这是两个不同概念。很多人做的音乐都很国际化,但绝不等于“国际水准”—“国际水准”要求的是让人过耳难忘的牛逼的特质,新一代乐手普遍音乐素养都明显提高了,但得注意“国际模仿水准”还不等于“国际水准”。
这么大国家出几支国际水准的乐队也不出奇—虽然还是太少太可怜了—不过,中国摇滚乐基本上是不可能像中国当代艺术、或者电影那样进入国际市场的,你唱中文人家听不懂,你唱英文人家不需要(恐怕也听不懂)。我不是说去国外演出、在国外出唱片没多大意义,而是说要认清这样一个局限:要把西方对中国摇滚乐的政治需求(即仅仅将中国摇滚乐当作一种意识形态象征和例证)转变为音乐需求是比较难的。
 

4. 中国的音乐节越来越多,你怎么看这个现象?
答:中国人的休闲、娱乐生活仍然是单调的,而青年消费市场又是庞大而可怕的,摇滚乐只不过从海里摇一小瓢水而已,中国有几亿青少年,其中参加音乐节的也只有几千、顶多几万人,这算得了什么呢?音乐节的增多是青年亚文化逐步成型的标志之一,它也会成为地方政府的“文化名片”,也会吸引越来越多商家。但首先它应该吸引更多的专业人才。因为中国的音乐节大多办得很不专业,能把一个演出阵容看上去似乎很国际的音乐节办得无比山寨。


5. 你怎么看待台湾摇滚乐,喜欢哪些乐队?
大陆人从小听的其实都是台湾的流行歌。台湾的摇滚乐历史本来就是被主流乐坛遮蔽的,那当然从未真正为大陆乐迷所了解。
1980年代罗大佑对大陆乐坛影响巨大,包括对早期摇滚乐手。对我那一代人来说,罗大佑和崔健是音乐启蒙的两大源头。以前惟一给我留下印象的台湾摇滚乐只有赵一濠,直到前几年因为两岸交流的增多以及网络,我才开始听到更多的声音。最棒的当然是这两个名字:浊水溪公社和交工。这两个乐队的音乐与社会实践也是大陆摇滚普遍稀缺的,这自然吸引我。另外陈升虽然音乐上摇滚元素不多,但为人极其摇滚,我太喜欢这老哥们了。


6.你觉得两岸摇滚音乐人应当怎样合作?
答:2001年元旦左右,我在昆明见过“六翼天使”演出,乐手技术之精,音色之漂亮是大陆乐手罕有可匹的,但问题是音乐太模式化,很多台湾乐手都给我这种印象:比较模式化,文质彬彬,缺少一些胡天胡地、稀奇古怪的异数,大陆不乏这样的怪才异数,但整个音乐工业缺乏经验积淀,所以魔岩时代大陆和台湾实现了一次互补性合作,台湾人绝不只是把钱砸过来,他们向大陆摇滚提供了技术支持:编曲、录音、混音、制作……
两岸摇滚合作并没有因魔岩的终结而终结,方无行和左小祖咒就是典范,没有制作人方无行的助力,就没有左小祖咒近些年那些出色的专辑。
我的建议无非是:多互相倾听,多互相到对方的地盘上走动,音乐节多互相邀请彼岸乐队,多唱唱对方的歌,多一起同台演出一起录音一起喝酒吹牛。

  评论这张
 
阅读(43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