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张晓舟的博客

 
 
 

日志

 
 
关于我

张晓舟

网易考拉推荐

乌鸦邦  

2010-07-28 16:46: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推荐一个话剧新实验

北京 临·帐篷剧社  首度公演

《乌鸦邦²》

201073182

朝阳区皮村·新工人文化馆院内

 

帐篷剧及此次演出简介

帐篷戏剧源于六十年代日本社会运动。其出发点在于不依赖一切即成体制,拒绝进入剧场,而以搭帐篷的形式创造一个流动的演出空间,并在这一空间中打造出一种独特的帐篷剧表演方式。

樱井大造作为日本著名的帐篷剧导演、编剧、演员从1970年开始从事帐篷剧创作,至今已演出近四十部帐篷剧。四十年的坚持,每年一部戏的创作频率,使得樱井大造成为当今最富于创造力和经验的帐篷剧导演。

樱井大造眼中的帐篷剧并不只是一种艺术形式,而是一种媒介。帐篷的空间生产着与现实世界越来越僵硬、越来越标准的逻辑相对抗的想象力,从而构成一个“反世界”、一个“想象力的避难所”。帐篷的空间并非单纯的表演空间,它是表演者、搭建者、观众共同创造的场所。从“自主稽古(排练)”到搭帐篷,到集资,到演出,参与帐篷活动的一系列过程同时也是一种“新公共性”逐渐凝结、缔造的过程。

从1990年代开始,樱井大造的帐篷剧走出日本,与韩国、台湾等地的历史、现实发生连带,并扎下根来。如今,日本的“野战之月”和台湾的“海笔子”成为樱井大造麾下两个创作经验丰富的帐篷剧团。2007年9月,樱井大造率领这两个剧团在北京上演了新剧《变幻·痂壳城》,实现了帐篷剧在中国大陆的首演。分别在朝阳文化馆广场和皮村“打工艺术博物馆”院内进行的四场演出给观众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为帐篷剧在北京的扎根打下坚实基础。

2007年,为帮助帐篷剧在北京实现演出,一些对帐篷剧理念感兴趣的朋友组成了“北京帐篷小组”,参与联络演出、宣传、搭建帐篷等一系列活动。首演成功之后,帐篷小组的任务转向成立北京自己的帐篷剧团,编演自己的帐篷剧。为了这一目标,我们进行了三年的准备。期间,我们对帐篷剧理念进行了充分的讨论,在樱井大造的带领下进行了数次自主稽古(排练),每个成员都参与到剧本的创作过程中。

最终,在今年,我们创作出了第一部自己的帐篷剧《乌鸦邦²》。该剧定于2010年7月31日至8月2日晚七点半在朝阳区皮村“新工人文化馆”上演。本剧编剧、制作、表演均由北京“临·帐篷剧社”成员承担,樱井大造担任本剧导演,同时,“野战之月”和“海笔子”的部分成员也积极参与到此次演出中。

由“北京帐篷小组”发展而形成的“临·帐篷剧社”作为大陆第一个帐篷剧社,其组成人员既包括青年教师也包括媒体从业者、刚毕业的大学生。大家都是业余从事戏剧活动,甚至多数人从未有过表演经验。不过,帐篷剧所需要的并非纯熟的、职业化表演,它要让每个表演者发现、面对、表达自己身体中隐藏的历史、现实和力量。从这个角度说,我们既是不成熟的帐篷剧演员,又是标准的帐篷剧演员。

此次演出未申请任何公、私团体的基金支持。所有帐篷制作费用以及演出支出均由帐篷剧社成员及友人筹集。同时希望关心、理解帐篷剧理念的朋友们提供个人资助。所有汇集款项均用于帐篷剧场材料、舞台制作以及演出开支,演职员则完全义务演出、劳动。

从7月15日开始,演职人员悉数进驻皮村,开始搭建帐篷剧场,并进行最后阶段的排练。我们欢迎所有对帐篷戏剧感兴趣的朋友参与我们的帐篷剧行动,而不单作为观众。搭帐篷、做舞台、画布景、做道具乃至送水做饭——每一环节都是创造帐篷空间的一部分。这里没有演员、职员的区别,没有专业、非专业的界限,任何人都可以找到一个出力、发挥作用的位置。帐篷的空间是一种“新公共性”的试验场,创造的机会在我们自己手里。

 

 

新剧《乌鸦邦²》解说

16世纪,英国的莫尔想象了一个漂浮在海洋上的“乌托邦”,以呈现他心中“最完美的国家制度”。对一个不存在的地方、一个不可能存在的地方的想象却在数个世纪中持续成为超越现实、改造现实的动力。从“乌有”到“无中生有”,这里面蕴含着批判的逻辑与力量。

但在乌托邦走向现实的路途中,对合理、完美制度的设计却往往走向它的反面。于是,“一种曾经完全超越历史的乌托邦逐渐倾向于和接近现实”。正如有人曾宣布历史终结一样,乌托邦似乎也正失去意义——“乌托邦的消失带来事物的静态,在静态中,人本身将变得与物没什么两样”。

今天我们所处的城市正是静态的“物”累积、扩展、弥散的场所。这“物化”的现实既是身外的,也是身体的、内心的。

然而,在“光明城市”的阴影中,另一种“现实”也在顽强地滋长:近二十年来,畸形的城市化进程不断加速,新增的、没有固定工作的人口正把“光明城市”改造成“贫民窟城市”。预计,世界范围内,2020年城市人口中将有45%—50%属于贫困人口,2030年居住在城市贫民窟的居民将达到20亿。棚户区、城中村、“蚁族”——这些生存空间和群体不是产生于城市化、现代化的不足,而是畸形城市化本身。虽然不断被“改造”、被驱赶、被拆迁,但“光明城市”的光辉越灿烂、高大,它的阴影就越深重,广阔。它们不是孤立的存在,而是全球范围内,数十亿计的“永远多余的人”的一部。

“永远多余的人”也要有自己的空间,贫困者也要有自己的领土,并且不是在此将贫困变成非贫困,而是将贫困作为永远除不尽的余数,站在余数的立场上,创造一个新的空间,颠覆这个世界已经过于坚硬、僵化的逻辑。这个空间是今天新的乌托邦,但又是反乌托邦的乌托邦。因为今天的乌托邦不再是漂浮在海洋上的美好蓝图而是寄生在垃圾场周围的“乌鸦邦”。

经过三年多的准备,距帐篷剧在北京首演三年后,北京帐篷小组将在7月底上演我们自己编演的帐篷剧《乌鸦邦²》。

这不是一个单数的“乌鸦邦”而是“乌鸦邦”ד乌鸦邦”,是不同乌鸦邦面目的碰撞。寄居在垃圾场周围的各色人等组成了这个二律背反式的乌鸦邦:混沌、刑天、水鬼重、孔乙己、毒药猫、白乌、宅急送、医生、土地爷、雨婆婆……每个人封闭在自己的躯壳和现实中,但同时又产生着变异,努力寻找隐藏在身体中的出路:混沌要跨过他背负的那道门、刑天要找回自己的头颅、水鬼重长出了翅膀、白乌向往着回到故乡……而大家必须共同对抗那个濒于瘫痪、正在毁灭大家生活的垃圾场。

我们讲述的不单是一个时代寓言,我们并非超越时代、俯视现实的一群。我们的身体同样是被现实、被贫困决定的身体,我们的表演是我们面对自身贫困的方式。这是我们变身为乌鸦和一切人物的出发点。贫困既非富裕的反面,也不等于贫瘠。恰恰因为意识到它的存在,使我们还有勇气从现实逻辑水压一样的包围中奋力一跃去呼吸一口水面之上的新鲜空气。

让我们在北京的盛夏汇集在皮村——这个北京远郊即将被城市化大潮淹没的村庄——一起面对乌鸦邦的碰撞,一起创造我们这个时代的乌托邦!

 

 

《乌鸦邦²》演出讯息

演出时间:2010年7月13日—8月2日 19:30

演出地点:北京朝阳区皮村·新工人文化馆(交通说明见后)

票务:需提前预约

      消息咨询及预约订票邮箱:beijingzhangpeng@gmail.com

                              beijingzhangpeng@126.com
博客:http://tent-beijing.blog.sohu.com/

豆瓣:北京帐篷小组

 

制作:北京 临·帐篷剧社

共同制作:日本野战之月剧团  台湾海笔子剧团

  评论这张
 
阅读(157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